当前位置 > 首页 > 环保动态 > 国内动态 > 正文

共同应对全球生物多样性丧失的挑战

时间 : 2021-10-13     来源 : 中国环境报     作者 : 童克难     点击 : 次     

  10月11日,“主席锤”从埃及环境部长兼COP14主席亚斯敏·福阿德手中交接到中国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标志着全球生物多样性的“中国时刻”正式开始。

  5天时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第一阶段的会议将共商全球生物多样性治理新战略和应对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全球性挑战,为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注入新动力,推动达成“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

  在全球约有100万种动植物物种濒临灭绝、生物多样性保护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之际,各方都期待COP15能够开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新篇章。

  生态文明理念对各国达成全球生物多样性目标至关重要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大会是联合国首次以“生态文明”为主题召开的全球性会议。

  大会开幕式上,20岁的哈尼族姑娘施晓悦向世界介绍了哈尼人人与自然高度协调的农耕文明奇迹。从科学朴素的自然观念,到如今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文明理念,中国在生态文明建设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的成效,得到了各方的赞赏。

  会议期间,“感谢中国付出的努力”“期待中国带头扭转生物多样性丧失趋势”等多次出现在与会外宾的发言中。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表示,中国在过去几十年积极探索生物多样性有效保护的路径与机制,将生态文明建设写入宪法,为人与自然的生命共同体提供了中国样本。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伊丽莎白·穆雷玛也表示,中国所做出的贡献为联合国正在开展的生态系统十年修复进程树立了典范。中国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强有力支持者和贡献者,中方提出的生态文明理念对各国达成全球生物多样性目标至关重要,在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方面的工作值得各国仿效学习。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代表提到,在世界上生物多样性较为丰富的国家中,大多数为发展中国家。在“南南对话”的框架下,中国不仅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展示了如何谋求人类文明和自然之间的生态平衡,也积极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中东欧区域代表认为,中国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表现出足够的领导力。

  要在国家层面加强协调,将承诺转化为政策、行动和成果

  交接了“主席锤”,福阿德仍对此次大会有很多期许。“此次会议应回顾各缔约方为制定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举行的三次工作组会议的相关情况,并确保谈判在缔约方大会第二阶段会议前尽快完成。”

  对于未来的工作,福阿德表示应为保护生物多样性提供充足资金,并在经济领域继续将生物多样性主流化,使“里约三公约”与其他多边环境条约形成合力,并在国家层面协调落实,加强团结与多边主义,提升韧性。

  有期许,也面临很大挑战。“从当前看来,我们的努力还不足以扭转对自然造成的伤害。我们正面临着关键的时刻。”谈及未来的目标,穆雷玛表示必须在这一个十年采取行动,制止和扭转生物多样性的丧失,最迟在2030年使生物多样性走上恢复的道路。

  穆雷玛表示,必须将承诺转化为政策、行动和成果。各方要一起努力,帮助形成一个大胆、包容、雄心勃勃的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以便能够促进变化和变革,实现2030年目标,以及到2050年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愿景。

  “从当前看来,我们的努力还不足以扭转对自然造成的伤害。” 安德森表示,新的目标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机会,人类需要采取明确的、具体的行动来实现这一框架。

  安德森表示,在框架的制定过程中,要以2030年议程和《巴黎协定》为“灯塔”,并加大资金支持,各国需要调动更多的资源,包括资金和技术等,以便支持发展中国家实现其国际目标和雄心。

  “社会各界应把自然放在决策的核心位置。金融系统也需要将生物多样性纳入其衡量的标准和分类的方法之中。”安德森说。

  加强国际合作,保证生物多样性框架目标得到有效落实

  “本次会议再一次证明,保护自然仅靠某一国的力量是无法实现的,这是一个事关所有国家甚至事关全人类的事业。俄方完全支持在保护动植物种群、保护大气和水资源等迫切问题上加强国际合作。”在大会的领导人峰会上,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

  生物多样性保护关乎人类命运,需要各国努力。会议期间,缔约国领导人均表示应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为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贡献力量。

  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只有各方重视并行动起来,才能保证生物多样性框架目标得到有效落实。他希望其他国家和多边发展银行能同法国一道,确保将其30%的气候资金用于促进生物多样性保护。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扎帕罗夫表示,个别外国投资者在吉尔吉斯斯坦的不正当生产经营活动,导致历经几个世纪形成的冰川被毁灭,破坏了吉尔吉斯斯坦高山和河流动植物的完整和丰富的多样性。此类商业活动是不可接受的,应予以打击抵制。

  “合作应建立在公认的科学数据以及明确全面的法律框架之上,并尊重各国对其自然资源和经济活动所拥有的主权,而且还应该考虑到各国优先的发展方向以及各国国情,同时也要照顾到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的需求。”普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