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环保动态 > 国内动态 > 正文

云南生物多样性保护成果丰硕

涌现众多“一只鸟带来五十万

时间 : 2021-10-13     来源 : 中国环境报     作者 : 于天昊     点击 : 次     

  “2017年,鹳嘴翡翠出现在盈江那邦镇,吸引了全国2955位观鸟爱好者专门前来,并停留了197天,带来经济效益50万元。”

  一只鸟,为一个地方带来50万元的收入。COP15期间,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杨晓君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在云南的丰富实践和显著成果”专家和媒体见面会上,向记者分享了这样一个小故事。

  “一只鸟带来的不只是50万元的经济收益,还有当地居民生活、观念的改变,从以打猎为生,到自发建立观鸟点、修建道路、改善环境……”杨晓君说,“这样的故事,在云南并不是个例。”

  政府:建立“四梁八柱”,投入“真金白银”保护生物多样性

  在政府层面,云南累计建成保护、治理、产权、补偿制度共八大方面130多项,改革任务初步完成。全省国家公园制度、河长制、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等先行先试实践创新取得显著成效,标志性引领性改革项目成效显著。

  “同时,云南政府以高度法治推进生态环境保护,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法治保障,进入新时代,云南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成效突出,走出了一条云南特色的生态文明建设之路。”西南林业大学绿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陈国兰说。

  云南省委省政府非常注重法制建设,公布了全省野生动物保护条例,实现保护区“一区一法”并严格执法。此外,在栖息地就地保护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设立360多个保护地,给鸟类提供了最基本、最有力的保护措施,同时还组织了一系列专项调查。

  “云南在全国实现了第一个野生动物肇事赔偿的保险制度,更好地做好野生动物保护工作。”杨晓君说。

  “在楚雄红河自然保护区、绿孔雀的项目投入都是几百万元,绿孔雀监测、保护的资金都是以百万元计的。仅仅一个调查项目就有资金100多万元,投入是非常巨大的。另外还有间接投入,关闭矿厂、农田退耕,都投入了退耕还林的资金,此外高速公路的规划本来要经过,为了避免对生物产生干扰而绕道,这往往也是上亿资金的投入。”

  科研单位、基层群众:以科研和热爱,助力生物多样性保护

  在科研单位和社会团体方面,以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为例,自1959成立以来,几乎不间断地对云南鸟类进行调查,用了20年的时间,基本查清鸟类资源情况。云南还建立了美丽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技术支撑的先导路线,“花—鱼—鸟”的模式,更好地保护当地生态系统,取得良好保护成效。

  “黑颈鹤是青藏高原的旗舰物种,2020年从‘易危’转为‘近危’,表明它已经不再属于受威胁物种。根据绿孔雀研究显示,2017年至今绿孔雀数量稳中有升,野生种群已增加到555只至600只,野生绿孔雀保护取得较好成效。”杨晓君说。

  “社会的投入也是很大的。阿拉善基金会划定保护区,管理这一区域需要人力费用、补偿费用,社会团体参与,都需要资金的投入。具体数额是无法估量的。”杨晓君说。

  在基层群众层面,也有很多“一只鸟带来50万元”的生动故事。“比如云南的百花岭,被称为观鸟天堂,很多观鸟爱好者来到这里,为这里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收益。政府、社会、群众,都对生态文明建设有了充分的认识,云南的鸟类越来越多,说明环境越来越好。”

  如今的云南:生态文明在全社会形成最大共识

  “良好生态环境和自然禀赋,省委省政府建设,加强顶层设计和总体部署,建立全社会共同参与,政府主导,企业为主,社会组织和个人共同参与的治理体系……一系列重大举措,全社会对生态文明形成共识,共同描绘美好云南的多彩画卷。”陈国兰说。

  “这次亚洲象群北迁又安全返回栖息地的过程,是人与象和谐共生的一次生动案例,在象群北迁途中,国家林草局专家组在前方指导,云南省市县乡各级政府组织了专班全力保障人象平安,至象群返回栖息地。”国家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委员杨宇明说,“这次象群‘北上’也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很好的角度,对未来的保护、管理等方面提供了很多支撑。”

  陈国兰表示,生物多样性给人类提供的功能是多样的,一方面是原材料,另一方面是生态系统的各种功能。保护生态环境,将生态价值附着到有形的产品上,不仅能给我们带来经济收益和获得感,也能推动产业化经营。从保护生态环境中获得好处以后,就会激励我们更加持续地投入,推进生态资源的产业化发展。